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校园记忆:卢俊卿留给我的一道伤疤

[复制链接]
查看32 | 回复0 | 2020-7-25 12:06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什么样的人你永远不会忘记?有些人会说他们是敌人,深仇大恨,刻骨铭心;有些人会说他们是心碎的人,彼此爱恨交加,他们很痛苦;有些人会说它是一个恩人,非常善良,没有牙齿可以忘记。这些只是存在于你心中的人,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有的记忆都会被冲刷到不起眼的角落,层层积累之后,就很难记住了。然而,那些在你身上留下伤疤的人总是会被记住的,比如我的老室友卢俊卿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。
卢俊卿不仅是我的室友,双层床的兄弟,也是我在大学里最好的朋友。毕业后我有十年没见面了,但是当我每天洗完澡照镜子的时候,他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,不是因为我们长得太像了,而是因为我的额头上有个伤疤。正是因为这个伤疤,我永远不会忘记大学的校园生活,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大学正处于生命中美丽的青春时期,但不幸的是四年太短了。我们宿舍的八个人相处得很好,就像一个八兄弟的家庭。每个拥有美味的人都会分享它,但他们不可避免地会有自私。那时,他们都是大男孩,消化很快。他们在晚上6点或7点吃东西,睡觉时会感到饿,有时会在半夜饿着醒来。如果你上了大学,你会知道你在半夜敲别人的宿舍去借食物。饼干、方便面、火腿肠和烧饼只是可食用的东西。现在我觉得它还是那么可笑。
有一次,我买了两个烧饼当晚餐,其中一个还没吃完,所以我想把它当成晚餐。回到宿舍后,我偷偷把烧饼锁在抽屉里。我的室友都像饿狼一样。如果他们发现了,我就一无所有了。& ldquo家里有食物,但我心里没有恐慌。今晚我可以睡个好觉,我差点笑出声来。这是卢俊卿刚刚开门进来的时候。他看到它是:& ldquo你在玩什么,吃蜜蜂粪便?& rdquo我对卢俊卿说:佛陀说:不要说,不要说;。
半夜睡觉,我的胃真的叫了。我站起来听着,但是除了第三个孩子的呼噜声之外,没有别的动静,所以我敢悄悄地站起来,看着他们七个人,真的睡着了。我穿着睡衣慢慢地走上床梯,生怕发出声音把他们吵醒。床梯有一米多高,可能要花一分钟才能下来,它没有蜗牛爬得快。如果你不能开灯,就用你的手碰我抽屉里的锁,很难碰它。这把钥匙不适合钥匙孔。在黑暗中用钥匙开锁确实是一项技术性工作。我赶时间的时候不能出声,而且我已经逛了很久了。& otherKa & rdquo锁被一声打开了。
& ldquo人是可怕的,可怕的。这时,卢俊卿在我身后用一种奇怪的声音说道:你在做什么?& rdquo我正集中精力打开锁,突然我害怕了,突然我聚在一起,我的额头正好撞到了床的角落,伤了我。啊& rdquo大叫一声。老五说:怎么了?& rdquo他说话时,打开了灯。那一刻我真的没有感到疼痛,但我觉得我的头嗡嗡作响。老五说:你的额头在流血。这时,我感到剧痛,脸上有血流。卢俊卿一俯身,就看到我的脸上沾满了血。他拿起一条毛巾,压在我的额头上,用一只手抱着我。& ldquo快去医务室。,卢俊卿说,打开门,他帮我跑到外面。
幸运的是,那天晚上有人在医务室值班。我只记得医生给我打了一针,但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。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原来医生害怕我有脑震荡,所以他给我注射了麻醉剂来观察我的情况。我们的伤口不是很大,所以缝了两针,但是伤口很深,医生说肯定会留下疤痕。这时,卢俊卿、老三和老吴都来了。医生指着卢俊卿说:你真是个好室友。他昨晚带你来的时候穿了一条内裤。& rdquo卢俊卿脸红了,说道:我太匆忙了,以至于当我看到他满脸是血的时候,我都懒得穿衣服了。
我为一个烧饼付出了血的代价。虽然卢俊卿有责任,但我没有责怪他。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。我只受血肉之躯的折磨,但他却受着内心的悔恨和内疚。一个伤疤,对于像卢俊卿这样的朋友来说,值得吗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